您现在的位置:118现场开奖直播结果 > 校庆专题 > 校史长廊 > 正文内容

90后感染科护士不担心自己愿疫情早点过去

作者:admin 来源:未知 更新日期:2020-02-16 浏览次数:

  
 

   10多天来,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,稍有不慎就可能被传染。

  
 

   第一次面对如此严峻的挑战,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3名90后感染科护士说——不担心自己愿疫情早点过去2月3日上午12点,重庆医科大学附属永川医院隔离病区5楼楼梯间的一张小木桌上,堆满了刚送来的盒饭。

  
 

   刚为病人调配了一轮药的隔离病房半污染区护士米海玲、周燕、肖成程3人换下隔离服,找来塑料凳,捧着盒饭狼吞虎咽吃了起来。 这个医院作为全市4个定点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医院之一,已收治了40多个确诊患者,医护人员每天的工作非常繁忙。 匆匆吃完饭,来不及休息,她们又要投入到下午的工作中。

  
 

   “我想多为同事分担一些”1月23日,米海玲正好休假,与丈夫一起回老家看望父母。 第二天,她接到医院取消休假的通知,便立即赶了回来。 自此,米海玲已经连续工作了近半月。 她被安排在半隔离区负责为病人配药、记录病人病情、为病房消毒等工作。

  
 

   所谓半隔离区,其实与患者住的隔离病房仅一扇门之隔。

  
 

   米海玲要穿戴全套防护用品工作。

  
 

   米海玲每天要工作12小时乃至更久。 “原本是早上8点上班,下午6点下班,中午休息2小时,但是特殊时期,我们必须优先保证完成手上的工作。 ”米海玲说,看着同事们都很努力,有的同事甚至因为没有按时吃饭,导致肠胃功能紊乱腹泻不止,她很是心疼,只想自己能多帮帮忙,为同事分担一下压力,也让病人尽快好起来。 “最希望的事是疫情早日过去”“我是经过大学专业学习、有多年经验的感染科护士,长期从事传染病的治疗工作,对自己的安全到不是特别担心。 ”29岁的肖成程表现出一个专业医护人员的自信,不过提到家人时,她还是流露出担忧。

  
 

   在半隔离区工作的她,每天可以回家休息,不过每次回家,她都不敢第一时间去亲近家人,必须洗澡并换掉全身衣物后才敢靠近。

  
 

   肖成程告诉重庆日报记者,家中有两个孩子,大的6岁,小的仅7个月。 小儿子还在哺乳期,因为此次疫情,她强行中断了哺乳,并将他送回了老家。

  
 

   肖成程说,作为一名医护人员,就是尽可能做好手上的工作,让病人早日康复。

  
 

   “现在最希望的事就是疫情早日过去,大家的生活都能恢复平静。 ”谈及未来,她不假思索地说道。

  
 

   “这点辛苦算不得什么”“发生传染病疫情,我作为感染科护士理应冲锋在前。 ”今年25岁的感染科护士周燕,身材瘦小,可她却是一个“女汉子”——每天穿着隔离服、扛着重物穿梭于隔离病区各个楼层的病房,坚持工作十多个小时。

  
 

   “看似轻飘飘的隔离服,穿上一小会儿,全身就被汗水浸透,到下班出来,衣服已经是干了又湿好几次。 ”周燕告诉记者,汗水浸透衣服尚且可以忍耐,最难受的还是护目镜起雾,“看不清东西,万一配错药可不得了。

  
 

   ”由于手部可能染上病毒,护目镜起雾后,她也没办法去擦拭,只得将脸贴近些看,很是费劲。

  
 

   “这几天我们想了个办法,就是将牙膏涂在护目镜上,这样会好很多。

  
 

   ”提起自己从日常工作中摸索出来的这一小技巧,周燕很是开心。 周燕说,由于隔离需要,病人想要任何东西都要求助于护士,哪怕是一条手机充电线、一瓶牛奶。

  
 

   “这些平常人轻而易举就能做的事情,他们也没办法独立完成。 看到病人痛苦、无助的样子,我就觉得这点辛苦算不得什么。

  
 

   ”(责编:黄凌、张祎)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【字体: